当前位置: 主页 > 平心在线官网 > Faye:比起财务危机,他们更怕中国留学生“跑了”

Faye:比起财务危机,他们更怕中国留学生“跑了”

时间:2020-05-17 11:43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平心在线官网,平心娱乐会员开户电话:15113188838(微信同号)】
如果没有新冠疫情,现在或许已有成千上万的中国留学生坐在加拿大和美国大学的教室里,享受着优质的教学资源,学校也可以拥有可观的财务收入。然而这笔双赢的交易却因新冠病毒的降临被打破。
 
伴随着新冠疫情的发酵,情况仍在变坏,许多原本定于6月重新开门的大学,已经陆续释放出下学期继续网上教学的讯息。
 
每年花费几十万就为了坐在家里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教授,这显然不是留学生们想要的,加之愈演愈烈的种族歧视,越来越多的中国留学生和家长们开始考虑休学,甚至准备“另谋出路”,退出留洋大军。
 
美国阿默斯特学院最近公布的一项调查发现,在接受调查的54位中国在校大学顾问中,有高达87%的中国学生和家长正在重新考虑他们在美国学习的计划,并打算选择其它(离家近、成本低、更安全)国家继续学业。
 
美国教育部门甚至早在一个月前就预言,2020年美国大学下学年招生率将下降15%,其中来自中国等国家的国际学生将下降25%。《2019年度美国门户开放报告》显示,2018/19年度新增入学人数为27万,中国占比1/3,以此估算中国下一学年入学留学生约为9万人。若按照2018年近37万中国学生对美国大学贡献学费高达150亿美元计算,由于中国留学生的流失,美国大学或将面临约10亿美元的损失。
 
综合多项数据统计,加拿大、美国的中国留学生总计约有50万。过去数年里,中国留学生已逐渐成为美国和加拿大国际生源中经济贡献最大的群体,倘若中国留学生大面积选择离开加、美,会有多少大学倒在黎明之前?
 
又或者,疫情过后,深陷财务危机的加拿大和美国高校,将更加依赖和渴求来自留学生的支持?
 
一、已有多所美国大学正在“倒下”
 
和率先受到冲击的其它行业不同的是,许多大学才刚刚准备好应对这场危机带来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影响。
 
“几乎所有我们之前可依靠的收入来源——学费、研究补助金、临床收入、私人慈善捐助以及我们投资所产生的收入,毫无疑问都会受到重大不利影响。”为了缓冲财务收入骤减带来的损失,北卡罗来纳州富裕的私立学校杜克大学(Duke University)宣布接下来学校将暂停所有职工薪水,并减少非必要的开支。
 
西弗吉尼亚大学全球战略与国际事务总裁兼副校长威廉·布鲁斯坦(William Brustein)表示,失去中国学生“对许多大学都是沉重的打击,特别是那些将大量精力投入到中国学生招募中,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中国留学生带来的现金流的大学。”
 
当一些美国大学站在生存的悬崖上摇摇欲坠,在新学年到来之前,已经有大学先一步倒下。据美国媒体报道,在伊利诺伊州拥有174年历史的麦克默里学院,一个月前已经宣布关闭。仅3月份,加州大学就遭受了5.58亿美元的损失。此外,密歇根大学预计今年三个校区的损失将达到4亿至10亿美元。危机过后,佛蒙特州可能关闭三所州立大学校园。
 
相比美国,由于加拿大政治环境和移民、留学政策并无太大的波动,对加拿大留学生的影响相对小一些。但来自多伦多OCAD大学一半的在读国际学生,仍在学生会调查中表示可能无法在下一学年返回学校。
 
从学生过多到不够,有业内人士指出,加拿大各个大专院校下学期都将面临预算收入短缺的问题,越是招收国际学生多的院校遇到的财政问题越严重,结果可能是学校不得不采取大量裁减教职员工的措施。
 
多伦多大学国际学生中有三分之二来自中国,从国际学生学费中获得的收入比从省政府获得的运营补助金中还多。
 
尤其在麦吉尔、多伦多和安大略省,这些收入依赖于中国学生学费的大学,中国留学生贡献的学费往往比国内学生的学费高出4到6倍。国际学生下学期的缺课,必将给那些中国留学生占比超过一半以上的大学运营,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前多伦多公立学校董事会受托人格洛弗也曾对此表示担忧:“我们许多大学都依赖国际学生,每个人都意识到,2020年9月国际学生的人数将不会像2019年9月那样多。”这种时候除了期望政府需要介入提供更多的帮助,确保学校能够幸免于难,几乎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本文由:admin,原创!欢迎分享及转载请保留出处,谢谢!  http://qdchb.com/1/24.html